365bet亚洲官方投注> 资讯中心 > 媒体报道 > 正文

媒体报道

四川造“芯”技术、资金、市场……还缺什么?

发布时间:2003年09月20日   365bet亚洲版登录:《计算机世界》2002-3-29   编辑:通威
  3月,一家位于成都高新区的传统饲料企业——通威集团在国内IT界掀起不小的波澜,一篇《造“芯”运动暗潮涌动饲料巨头通威下注IT业》的报道披露了通威集团进军半导体芯片设计制造的消息。传统企业进军IT业已不是新鲜事,但大家关注的是,身为传统企业的通威集团能否把握住高科技、高风险、高投入的芯片设计制造,能否挺过资金、技术和市场的难关,能否带动地处内陆、芯片产业尚不成气候的四川成为继上海、北京、深圳之后的国内第四大芯片生产基地?
  “通威此次大力度涉入模拟芯片项目,并不是突然的、盲目的,只是集团整体发展战略的一部分。通威集团总裁助理胡荣柱对记者说。
  这个已经被列入四川信息产业“一号工程”的初步规划是“在成都生产6英寸0.5微米模拟集成电路芯片,成为中国第一条具有SiGe工艺的集成电路芯片生产线,初期规模为10多万片,产品支撑未来3G、蓝牙技术应用,项目总投资将超过20亿元。除此以外,通威还计划参与总投资10余亿元的1000吨多晶硅生产线项目”。
  从参与者到顶梁柱
  尽管2001年全球半导体行业以较2000年32%的跌幅滑入谷底,但通信、数据处理、消费和工业领域的强劲需求将会使中国在2010年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半导体市场,届时中国的芯片市场需求达到114亿美金,但是目前国内的芯片产量仅能满足20%的需求。
  同时,在上海、深圳、北京之间,一场争夺集成电路(IC)生产基地的拉锯战已经打响。“能源、人力资本相对低廉、一定产业基础以及人才资源丰富是大家的优势,特别是芯片制造所需要的大量的水资源。四川要在国内芯片产业链上成为不可或缺的DNA”,四川信产厅规划处有关负责人说。但在四川,涉足IC的企业屈指可数,鼎天、国腾……但真正动起来特别是面向广大消费市场的却几乎没有。缺资金、缺技术,理由很多,而掌握芯片技术的人才却正大量流失,摩托罗拉、台湾凌阳的芯片投资也是“雷声大、雨点小”,这些都是当地政府的一块心病。
  “面对高风险、高投入的芯片设计制造,通威有着充分的准备,包括资金、管理、技术储备、相关人力资源的招聘安排等,该项目已在实际深入评估、运作之中。”胡荣柱说。目前通威已确定的准备工作包括:一,资金筹备。包括通威的自有资金以及与德国MCP企业在今年合组一家股份制企业,以此为载体吸纳资本和技术,注册资本金最少将达5亿元;二,人才储备。将直接面向海外,实行国际招聘,吸纳优秀人员。在政府的积极推动下,通威被赋予四川“芯”的顶梁柱的重大使命。
  制造、代工还是设计?
  四川在芯片产业链中扮演的角色一直是充满争议的问题。“制造、代工还是设计”?政府希翼企业与高校能够利用当地的人才资源优势专注芯片设计,而学者却认为四川的能源优势更适合芯片制造。通威的初步计划更是涵盖了自有品牌和代工两种模式,理由是要充分结合人才和能源优势。
  “芯片业是一个技术密集、人才密集、资金密集的行业,”成都电子科大微电子与固体电子学院张波利说,“这个领域做得好是金子,做不好就会成为沙子,高投入不等于高回报。成都完全可以走在西部芯片产业的最前端,但必需的条件是:技术上涵盖芯片设计、制造、测试和封装等各个环节,同时市场需求和强大的资金后盾也至关重要。”
  而上海集成电路产业基地刘远华则认为,6英寸0.5微米模拟集成电路芯片在技术上并不领先,上海目前主流技术都在8英寸0.25-0.18微米,仍落后于国外,但起码已经上了三个台阶。一旦通威“芯”开工,将结束西部没有大规模芯片生产线的历史,并带动西部芯片产业迈上第一个台阶。但必须正视的是,这种技术在5年后只能面向低层次的通信类消费产品,而这正是扼制西部芯片产业追赶国际先进水平的软肋所在。
  早在去年1月20日,成都国腾、华威电子、电子科大等就联合信息产业部24所等8个部属研究所、厂,在成都奠基了6英寸0.5微米模拟集成电路芯片生产线,至今却无法开工。从表面上看,是后续资金不足和国际市场滑坡,但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有限的产业环境和合作模式。
  意识:不容忽视的问题
  除了资金、技术、市场以外,铸就四川“芯”还需要什么?“2005年,吸引10条以上生产线,产值达100亿美金……到2015年,生产线将达到三四十条,成为全球最大的芯片基地之一”——上海明确了目标。而深圳尽管IC产业基础薄弱,但市政府明确出台了优惠芯片产业的相关政策——四川的起步落后了3年。
  最后,记者用亲身体验来证实两地在市场意识方面的差距:登陆上海集成电路产业基地网站,记者看到相关政策、产业动态、企业名录等应有尽有,而四川相关政府网站关于集成电路的内容少之又少;记者在成都高新区采访一家当地知名的IC公用电话生产企业,却被挡驾在前台。致电当地一家著名高科技民营企业,却被市场部要求“立即赶到德阳”,并拒绝了电话采访。随后记者在上海集成电路产业基地企业名录中,随便找了一个企业电话要求采访,对方热情接受并给予满意的答复,最后还不忘留下记者的联系方式。
  记者点评
  市场意识绝非简单的“买进卖出”,其所包涵的深层次的意义在于在“面对各种严酷的产业环境时,你是否都能游刃有余?”英特尔在哀鸿遍野的今天依然研制成功能够容纳3.3亿个晶体管的内存芯片,而上海能够把握住每一次经济腾飞的机会,都与其长远的战略眼光和敏锐的市场意识密不可分。技术、资金、产业环境等是肉眼看到的支撑产业的客观条件,但大家却忽略了市场意识这只无形的手。小富即安的“盆地意识”要不得,“先知先觉、后知后觉,抑或不知不觉”,四川企业应早做打算。(本报记者 李琳)

上一篇:讓中國股市穩健發展 ──訪通威企業集團董事長兼總裁劉漢元
下一篇:贸洽会:四川拿下48亿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