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亚洲官方投注> 资讯中心 > 媒体报道 > 正文

媒体报道

从小河到大海——记刘汉元和通威集团

发布时间:2003年09月20日   365bet亚洲版登录:《科技创业月刊》2002年第10期   编辑:通威
  刘汉元概况

  刘汉元,通威集团总裁、通威股份有限企业董事长,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民建中央委员。他1981年7月毕业于四川省水产学校,1993年3月~1996年3月,四川联合大学在职研究生;1981年8月~1991年12月,在眉山县水电局任技术员、助工、工程师、高级工程师;1984年,发明“渠道金属网箱式流水养鱼”;1986年,创办的西南首家集约化养鱼配合饲料厂,现发展成为通威企业集团。名列“福布斯2001年度中国大陆富豪榜”第11位。

  财富起源于一条小河

  在成都高新区通威集团总部,一条小河的照片挂在一个很明显的位置。这条小河就是刘汉元家门前的颐堰永光电站尾水渠,而他的事业,就从这条小河开始。
  作为“富豪中的富豪”,刘汉元似乎有些另类:与同在四川、同是靠饲料业起家的刘氏兄弟相比,刘汉元似乎显得名不见经传,因为他20年来一直主要从事传统产业,信奉“技术加科研”,并将此发扬成企业的精髓,没想到这一“简单”信条帮助他走上了辉煌之路,并成为了中国鱼饲料大王。
  “我的20年创业离不开科技。”刘汉元坦陈。他自己本身也是技术员出身。事实上,当他17岁从四川水产学校毕业,回到县城做一名技术员时,他曾对各类技术都如痴如醉。最初他为之陶醉的是无线电技术,到后来无师自通的刘汉元竟然对无线电技术极为精通,从单管机、三管机、黑白电视机、彩色电视机,他都曾拆开并进行重新组装过。至今,刘汉元的夫人仍然记得他当初做的“坛子音箱”——把一张棉絮放进一个陶瓷做的大泡菜坛子里,铺在周围,然后再在坛子的口上安置一对喇叭,就成了“坛子音箱”。“那音色之美,现在很多音箱都赶不上。”刘汉元说。
  真正影响他的是一篇关于国外网箱养鱼的报道,他积累已久的一大堆想法经此一念便如同干柴一样轰地被点燃了:家乡有那么多小河,网箱养鱼不是大有作为吗?于是他用家门口的小河做实验,发明了网箱养鱼技术。
  “当时为了凑足实验用的材料钱,我不得不求助于父母,将家中的肥猪和值钱的东西卖掉,总算凑足了500元钱。”刘汉元至今回忆起来,仍然对这500元钱刻骨铭心,“当时父亲拉着我的手,流着泪说‘娃儿啊,再要钱,我就没什么东西可卖了’。”
  刘汉元发明的渠道金属网箱式流水养鱼技术,后来获得了四川水产科技进步一等奖,他个人也获得集约化养鱼先进个人等光荣称号。1986年和1987年,国家科委、农业部分别将此技术列为“星火计划”项目和“丰收计划”项目,在全国推广。1986年,当时的国家科委主任宋健专程到眉山视察流水网箱养鱼,对着种因地制宜的养殖技术给予高度评价。
  22岁的年龄,可能大多数人都还在念书或者刚从大学毕业,但刘汉元却已经开始自建工厂。那是1986年,他利用5年来养鱼和手工生产鱼饲料积累的资金,在家乡眉山县永寿镇建起西南地区第一家集约化鱼饲料厂,取名“科力”,喻“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之意。工厂投产当年,市场上就出现供不应求的旺销景象,远近养鱼大户蜂拥而至,刘汉元的“科力牌”鱼饲料成为抢手货,镇上常常车水马龙阻塞交通,还有人为了买到饲料竟然在工厂门口排了7天7夜的队。6年后,28岁的刘汉元自筹资金1000多万在县城里建起一座现代化饲料工厂,取名通威饲料有限企业,喻“通力合作,威力无穷”之意。开工那天,远近的父老乡亲都来了,人们拥挤着参观,他们亲眼看到一袋袋鱼饲料好像河水一样源源不绝地流下生产线,流进大卡车和拖拉机车厢里。有个老人从早数到晚,他惊喜地告诉别人:“那天饲料足足装了100多辆汽车和拖拉机。”
  这里的人们再也不用犯愁了,不用排队买饲料了。养鱼难的瓶颈被突破了,更多的人因此走上了劳动致富的道路。仅眉山一县,养鱼致富的农民就多达10万余户,增加收入数亿元。很快,眉山一带流传开了一句新民谣:“要挣钱,学汉元。”
  科技引领竞争力
  技术员出身的刘汉元最重视的就是科技开发。“有科技技术引出的企业核心竞争力,是一贯企业长期立于不败之地的技术和前提。”刘汉元说。“在学术界和企业界有一个困惑,就是两者很难结合。”为此,他请来了在水产学术界很有影响的西北农业大学教授黄启贤,成立研究所,并为他们提供了良好的硬件环境和每年1000万元以上的充足的科研经费。这样,平均每个月要改进10种产品质量、新投产10—15种新产品。
  就中国的饲料业而言,从改革开放之后经过15年的迅猛发展,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饲料生产大国,每年饲料生产量高达8000万吨。而据有关专家预测,在未来10-15年的时间内,这个数字还有望翻一番,到2015年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饲料生产国。刘汉元认为,中国饲料业的发展和家电业一样,在15年的历程中,一直保持着非常充分的市场竞争,中国饲料企业不仅没有倒下,相反还产生了许多非常优秀的品牌。因此,可以说,饲料业的国门早已打开,中国加入WTO实际上对饲料业的发展影响不大。刘汉元信心十足地表示,通威在80年代初创业的时候,与国际水平至少相差50年,而到现在,通威的技术水平已经达到了国际水平,在很多方面,甚至还超过了国际水平。他认为,入世之后通威还有更加广阔的国外市场可以开发。因此对通威来说,现在已经到了与狼共舞、别无选择的时候,就应该奋起直追,赶超“群狼”!“我现在还想进一步加强通威的科研力量。”据他先容,投资3亿元,占地1000亩的通威水产科技园已经启动。
  如今的刘汉元已不满足于在鱼饲料行业中做一个领头者,他把眼光放得更加长远,决心要在IT业这个充满着机遇与挑战的行业中再展拳脚。其跨行业资本扩张已经涉及到IT、大农业开发、电子元器件、国际贸易等多个领域,开始形成多元化发展格局。
  今年3月,媒体报道了刘汉元想要跨入IT产业,通威集团将其目标定在生产半导体芯片方向上之后,众多读者提出了疑问:饲料大王转入半导体芯片业?20亿元就想跨入半导体芯片业?会不会太少了?就这些问题,大家询问了一位在集成电路业工作多年的专家,得到的回答是:在半导体业,20亿元虽然不多,但还是要看准备建立什么样的半导体芯片生产线。就目前来看,要建立一条生产6英寸,0.5微米,10多万片年生产规模的模拟集成电路芯片生产线,20亿元应该是有余的,因为许多美国企业在这类工厂的投资还要少一些,往往最开始的投资只有几百万美金,但建立芯片生产线最初的投资虽然重要,可更重要的是维护芯片生产线的费用,这是不可以小看的花费。
  其实通威早在1995年已经开始密切关注、评估IC项目,并为此有步骤、有计划的实施,所以通威此次拟大力度涉入模拟芯片项目,并不是突然的、盲目的,只是集团整体发展战略的一部分。在资金实力、管理水平、技术储备、企业机制等各个方面,通威都具有很多企业不具有的优势,尤其是刘汉元对IT业情有独钟,并且对整个行业有十分全面、深入的分析、了解和把握。
  刘汉元说:“大家有自己的进入条件:第一,不能够输血太多,原有支柱产业不能够受太大影响;第二,原则上要有足够的能力和足够大的基础支撑对这个行业的投入,并且在投入过程和投入后一段时间不能盈利的情况下不会受到影响;第三,这个行业,中国在技术、市场,在全球化背景中生产确实占有某一方面的优势,大家才能够介入。”
  刘汉元详细地说明到:“6英寸0.5微米国内数字模拟混合集成电路是模拟电路中比较先进的生产线,全世界有这方面常识产权的企业不多,尽管数字化是现代电子产业的一种趋势,但是,有数字产品也要有很多模拟电路来支撑。现代数字集成电路已经发展到8吋、12吋,线宽0.25、0.3微米。而在模拟方面最好的是0.25微米。0.5微米已经很不错,接近最先进。手机接收和发送部分、话音处理等要转换成模拟信号处理的都有应用。这个领域不像数字集成电路市场竞争激烈。在整个集成电路市场里,模拟电路接近30%的市场。目前控制在几家大的企业手中,但他们的垄断不像在数字集成电路领域那么强,相对市场空间大一些。多晶硅项目正在进行进一步的技术验证,如果产品生产效率、生产成本能够和国外同行先进水平接近,那大家在人工和电力方面有成本优势,就有足够的竞争优势。在这种条件下取代韩国日本应该很有希翼。如果大家在东亚、东南亚、南亚获得一定市场份额足以支撑一个中大型多晶硅生产企业。”刘汉元说这话时是沉稳而自信的,从他的眼中大家可以看到一个卓越企业家的成熟与睿智,同样,大家也可看到一个依靠科技而生存、一个依靠科技而发展的企业。
  独特而崭新的观点
  关于财富,有个一直流传的寓言。一个富翁和一个渔夫在海边晒太阳,讨论捕鱼、赚钱和晒太阳之间的关系。对此,刘汉元认为:“财富是人类创造的所有的东西、人类所有劳动结晶的体现,不论它是以物质形式存在,还是以货币化、证券化的形式存在,事实上都是劳动的聚结和成果的表现,从这个角度来讲,人类追求财富的多、财富的聚集和它的有效的发展,应该是永无止境的一个方向。大家提倡大家的进取心,更多是指不要小富即安,要追求一个人、一个团体、一个企业、一个社会所能够实现的目标的最大化。从这个意义上说,渔夫的故事可能是个不太好的例子。不过,每个人干要有个干的样子,然后追求生活得更加美好,适度地享受,也要享受得像个样子,这确实是大家每一个人都要面临和回答的问题。惰性不少人都具备,这样,社会常常要营造一种机制,来克服大家的这种惰性。拿大家现在这种市场条件来说,市场竞争迫使你不进则退,甚至跑慢了你就退,跑快了你才能维持。就是你有去晒太阳的想法,也要被现代社会的体制和机制、竞争压力强行突破。否则的话,大家99%的人,或许包括我,都希翼更轻松一点,更安稳一点,更舒服一点。”
  “我在读书的时候,1978年,每个月12元的助学金,差不多是一个月吃一次肉,隔一天吃玉米,隔一天吃红薯。所以那时,钱的概念就是,我现在一个月吃一次肉,能不能在我想吃肉的时候,半个月吃一次?到一定的时候,你就觉得每一个时期有不同的追求目标,也有相应的对钱的看法,到后来,在很多情况下它就不再是一个数量的概念,而仅仅是更有意义或者说再多一点意义的问题。至于钱具体是多少,在某种意义上,更多是企业追求的目标,或者大家说的那种企业家的精神,以及他所追求的企业价值的最大化。而且钱这个东西,从企业的领导者这个角度来讲,规模越小的时候,它的个体属性越大,这个钱是我的,那个钱是我的,下口袋的支票掏出来是我的,上口袋的印章掏出来还是我的,但是规模发展到一定的程度,钱的社会属性会越来越大,如果说谁拥有财富,实际上是一种责任。大家这些企业领导者经常也在沟通,很多人晚上想不通,沉着地想这样辛辛苦苦地干究竟为什么,可是,早上起来一到工作场地还是拼命地去干。这几乎是大家这批人的一个共性。”
  当大家在谈话中说刘汉元进入IT行业转变成“科技型创业者”这样一个词的时候,刘汉元笑这说:“从本质上讲,技术创新和技术的不断进步,无论在哪一个领域,凡是对人类发展有作用的,这种技术的价值都应该用同一种标准去衡量。很长一段时间有个误区,认为一定要在IT方面才是高新技术,从而导致一些方面的本末倒置。比如传统经济,曾经人们认为它是明日黄花,就要没落,现在回过头来,昨天的大家多么的愚昧。这是美国人在反思。为什么相信一个互联网一拉起来,全世界就在它的垄断之下呢?传统经济短兵相接国际化,都还要万吨巨轮运过去,它那个东西线连线,国家对国家,在几十毫秒、几十纳秒之间就可以连在一起,你为什么不相信、没想到它的竞争将是更加残忍呢?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来讲,过去的过大的泡沫,对新经济过高的评估,实际上是现在社会发展经济生活当中的一个……这个词,我在想,不好说,因为要伤害一大批人。在上海APEC工商峰会上,我和张朝阳聊天时还说,很多人都在想,大家辛辛苦苦干10年,20年,你不过就干三、四年就跨越了大家20年。他说你别笑话我了,我说不是笑话,大家真的有的时候也有一种感觉不公平的复杂心理在看待这些网络英雄。”
  刘汉元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但在家里,他的生活却是简单而幸福的。他笑言:“在家里有相当多的时间用来读书,关心行业里面的动态,学习新的东西。这也是以前的习惯。我认为常识是网状的东西,各种学科之间,它是相互关联的一个大的系统,一个人只有在常识面广的情况下,才能真正地举一反三,真正合理而科学地看待和处理问题,才能够像我刚才说的,只要你真正分析清楚了,可以保证你不失败。当然电视有时也看的,有时看电视剧还会上瘾,有时候是陪夫人打瞌睡。这是最好的办法,她只要看到你在旁边看睡着了,她就知道这个电视剧不好看了。”
  和刘汉元的谈话是愉快的,同时大家也发现他有一种绝对清醒的品质。在和刘汉元谈话时,但凡提到外界对通威诸如“最好”的评价时,他要加上“之一”的后缀。对记者提出的问题但凡有不清楚的地方,他也会先要求记者对问题中的词语作明确的界定,然后再回答。为什么,刘汉元一句话道出天机:“任何一件事情,只要你想清楚了再去做,没有不成功的。”
  刘汉元的财富起源于一条小河,通威到现在所拥有的财富也成就了刘汉元到了福布斯2001年度中国大陆富豪榜第11位,刘汉元本身,包括他的思想、他的理智,则更是与这财富一起汇成了一片大海。(高夫)

上一篇:如何掏第一桶金?成功商人背后故事
下一篇:民企迎来第三个发展春天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